• 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息烽 » 历史文化

故乡打铁铺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打铁铺也称“铁匠铺”,它起源于我国古代农耕时期。这种所谓的“铺”,只是一间破房子,屋子正中放个大火炉,即“烘炉”;炉边架一风箱,风箱一拉,风进火炉,炉膛内火苗直蹿。铁匠先把要锻打的铁器放入火炉中煅烧,烧红后移到大铁墩上(方言称“砧子”)反复锤打,让铁块变成人们想要的生产生活用具的形状。

一般来说,打铁铺都有师徒两人。徒弟手握大锤负责锻打,师傅左手握铁钳翻动铁料,右手握小锤,用特定的击打方式,指挥徒弟锻打。关键精细的部位修改就用小锤。每道工程都有条不紊。在有经验的老铁匠手中,任何坚硬的铁块经过锤打,都可以变成方、圆、长、扁、尖等各种农具需要的形状。

四十多年前,在家乡流长上学的时候,街上就有两家打铁铺,一家姓周,在老街场口位置;一家姓李,在猪市坝下面第一家,都是兄弟二人合伙的。

那时冬天特别冷,下大雪和冻雨的日子持续两三个月,正好是农闲时节,村民们大都会把残缺破损的农具拿到铁匠铺修复翻新,以备春耕。这时候的铁匠铺里就堆满了不计其数残肢断腿的铁锄、铁斧、铁镰、铁刀、钢钎之类的铁器。铁匠们要加班加点才能把这些农具在入春前整理出来。冬天正是打铁的好季节,寒冷抵消了炉火烘烤和挥舞铁锤带来的热量又不会出大汗。因此,冬天的铁匠铺里生意格外火红,师傅们打起铁来也特别带劲。天气虽然很冷,有时甚至冰天雪地,但铁匠师徒常常是一身短打,胸前一件牛皮围腰,光着膀子,汗流浃背。

记忆犹新的是,每到下午放学后,小镇上两个铁匠铺前总是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一群小学生。远远就可听见“叮、咚、叮、咚”的打铁声,那声音坚实有力、富有节奏。走近一看,钢花飞溅的场面就像今天放焰火似的耀眼,煞是好看。铁匠师傅先把要锻打的铁物放进火炉,然后快速用铁铲从炉子下边铲起煤块或煤沙盖在上面,徒弟迅速拉起风箱,炉膛内的煤块噼啪作响,火苗呼呼直往外蹿。师傅一边看着火候,一边喝茶,不时还哼哼唧唧的来两句“包龙图断案还清白”的四川小调。

待到铁块烧得差不多了,师傅一个眼神,徒弟停了风箱,迅速起身,站到“砧子”旁边。师傅从炉火中取出的烧得透红的农具铁坯,一手用火钳夹住,一手拿起小锤子,徒弟双手抡起大铁锤,这样“叮、咚、叮、咚”的声音就响起来了。一大一小的铁锤准确地锤打在指定部位上,火花从铁锤下泼洒开来,吓得大家同时往后退。

里面的同学被炉火烤得红光满面,自然又会退出来让外面的同学挤进去。尽管师傅经常叫着“站开点、站开点,小心被火花烫伤!”但在师傅抡锤的弧线圈定的警界范围之外,总是站满了一群充满好奇心的小人儿,也从没听说谁被烫伤过。

经过一阵激烈的锤打之后,师傅会根据需要把打好的铁器放入旁边的一个水槽内,随着“吱啦”一声,一阵白烟倏然飘起,淬火完成。淬火和回火技术十分重要。这门技术,全凭实践经验,一般很难掌握。各种铁器,纵然外观制作十分精美,如果淬火或回火的技术不过关,铁器就不耐用或者根本不能用。

那个时代,乡镇文化生活贫乏,我们除了学习而外,觉得最好看的又经常能看到的,就是打铁了。有时会看着铁匠师傅怎样把一件破旧不堪的农具,在炉火里烧了一次又一次,在铁砧上锤了一遍又-遍,在冷水里淬了一回又一回,直至打制好了一件农具,才想起回家的事来。有时甚至看得昏天黑地的,肚子唱起“空城计”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但那时,我们在周家和李家铁匠铺感受到的快乐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随着时代变迁,故乡流长那两家打铁铺已经偃旗息鼓很多年,然而记忆中的快乐却时常来到梦中。今天想来,打铁是把破旧而奇形怪状的铁件经过反复煅烧锤打成为有用的工具。其实,人生历经痛苦的过程又何尝不是一种锤炼呢?一个人要想成才,必须经得起社会这个大熔炉的煅烧,经得住来自各方压力的锤打,正所谓“井无压力不喷油,人无压力难成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南山八厂2017-07-18 16:21:04
  • 百年息烽县衙遗址2017-07-11 16:17:58
  • 翘首西望有名山——息烽西望山文化特质探析2016-12-07 12:55:00
  • 巾帼殿堂妇女家园——息烽养龙司半边天文化解析2016-12-07 12:58:00
  • 王嗣衍2009-07-24 00:00:0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RSS订阅 | 网站地图 | 网站帮助 | 网站声明

息烽县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黔ICP备10201081号-1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851-87723132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文化西路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