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息烽 » 历史文化

在息烽温泉看见时光流水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去年初秋,我随一队作家来到息烽,重游息烽温泉,虽然天气已开始转凉,但息烽温泉这个风水宝地,紫金花正开得热闹,由于地理位置偏低,落在山谷里面,又是太阳天,温泉所在的地方依旧很温热。

记得第一次来这里时是二十三年前,时令大约是仲秋。至今,对这里的印象已记忆不深,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那时风华正茂,才二十多岁,正谈着恋爱。虽说是大学里的部门组织来休闲玩乐,承蒙领导开恩,支持我邀请女朋友同来。我想,领导可能是考虑我已快而立之年,尚未婚娶,才格外开恩的吧。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领导让我把女朋友带到温泉来了。那个晚上,我们夜宿在一栋长长的木房二楼,女朋友跟我的女同事们住一个房间,夜晚,女同事们一直在房间里打麻将,我只好带女朋友到楼下空地上的树荫下溜达。这样的时刻,感觉真是美妙,总觉得温泉的空气很爽心,有甜味从夜色里飘来,花草细嫩柔和,羞涩中不乏含情脉脉,从房屋脚下穿过的小溪曼妙轻盈,淙淙的,似音乐悦耳动听,树木不大,但树冠足以让我们俩在下面耳鬓厮磨……

可惜,这一切已经如雾如风,缥缈虚无般而去,即便记忆深处还有一丝念挂。二十多年后,现在我又来到了这里,不用考虑,第一件事就是用眼睛找寻那栋木楼,当时走在楼板上还咚咚作响的木楼,现在它是否还健在?

车停下来后,大家跟随着一位同行的手指看向温泉背后半山上金鸡独立的一根石柱,纷纷发挥各自的想象,有说像一根粗壮的手指,有说像一把枪,有说像石笋……而我却毫无兴趣,此刻的心思,完全沉入到二十多年前,我要急切找寻到那栋房子,哪怕它已经风烛残年,破败不堪。

大家从枝繁叶茂的紫金花拱棚下穿过去,挨着小溪岸边的走廊朝前走。此时,我突然觉得,对面那栋十分安静、屋顶和墙壁已攀爬了许多藤蔓的古式木房就是当年我们夜宿的房子。它静穆,有些索然地横立在那里,由于温泉的新建筑新设施不断更新,这老房子似乎已经成了被遗忘的角落。是的,它有些斑驳了,但我却不能向同行们暴露藏在心中的隐私。也想走过去看看,亲近它,看看当时上楼时让人舒心的楼梯、木格子窗,还有我住过的那间木屋,可是……

顺着走廊,大家议论着,指指点点发表着观感。在延伸过去的矮墙上和一块石碑上,我看到了不少放大的历史老照片以及一些大人物及名人来此观光旅游或休闲的介绍文字,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杨森的名字。杨森的名字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一定很陌生,即便知晓,可能还不如一个三流演员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可杨森却与息烽温泉密不可分。

1945年(民国34年),杨森任贵州省主席,当他获悉息烽温泉可以开发利用后,立即倡导并拨款建造温泉,历时两年完成计划。可以想见,在当时各方面条件都十分欠缺的情况下,杨森的眼光和魄力,用今天的话说皆可圈可点。并且,在温泉这个地方还联合贵州大人物何应钦出资修建将军楼。而今的将军楼保存完好,走进小阁楼,楼阁的气息隐隐透出历史之久远与沧桑。将军楼门前有两棵树,枝繁叶茂,据说一棵是蒋介石所栽,一棵为杨森所栽。杨森种下这棵树的时间是1947年7月13日,说是为工程竣工纪念所栽;而蒋介石是因在贵州多次商议军事行动来温泉沐浴,感到神清气爽,一时忘了战事与国民党不利局面所种。是否属实,未作深究。总之,杨森也好,老蒋也好,他们都一去不复返了。一位作家开玩笑说,反正温泉还在,你泡了,我再泡,风水轮流转。虽是玩笑话,但也是客观事实。江山依旧在,好多人不同。小老百姓也一样,比如我,二十多年前到此游玩的美好时光,如今也只能回味,而且正在慢慢淡去,而温泉的水依然是热的,且常泡常有感觉。

围着温泉一圈走下来,感觉观光也差不多了,可临走时,息烽的主人劝我们还是下到小池子里泡泡温泉,本来我们是来参观,走马观花也是采风的惯例。既然主人要我们体验温泉的水,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们一行人跳进了小池子,池子是新开造的,融入了许多浪漫元素,据说开始是从一家人或小团队角度考虑的,自然也考虑到了情侣们入池方面:搭上凉棚。结果池子还是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入得池去,虽然水温令人惬意,可头顶却晒得发热,真要是情侣泡在里面,也会感到隐私被人窥探。温泉管理者透露,其实他们在打造这些温泉小池子时,已考虑到人的心理因素,遗憾的是,有位领导来参观后说,露天好嘛……

领导一句话改变了之前的设计,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情理之外。由此,我联想到,如果当年杨森没有悉知息烽有此奇迹,抑或发现了没有雅兴,那么,息烽会不会有这个温泉?

历史不可假设。杨森离开大陆跟随老蒋跑去台湾,在他建造温泉完工的三十年后命归西天。他在建造温泉时,也许根本没有想到,此生与温泉的缘分并不长久。是的,人生的轨迹不可预测,就像我,二十三年前携女友温泉风光之后,女友就不是自己的女友了。后来,也根本不知道哪一天还会来温泉,而温泉一直都有很多人来了走了,走了来了。

现在,我即将第二次离开息烽温泉,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或许是最后一次,或许还有很多次会来。谁知道呢?

作者简介:魏尔锅,本名魏荣钊,贵州德江人,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创作,已发表、出版散文、小说、报告文学200余万字。获文学奖、新闻奖30多项(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作协理事。现为贵州省作家协会网主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抗战 息烽 学生 寒假 工作团 工作 活动 始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SS订阅|网站地图|网站帮助|网站声明

主管单位:息烽县人民政府 0851-87721549 主办单位:息烽县新闻中心 0851-87723132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文化西路25号

息烽县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黔ICP备10201081号-1 公安备案号 52012202006106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52012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