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息烽 » 历史文化

贵州息烽西望山永樂盟誓碑解读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位于息烽县西望山麓毗庐寺旧址的“盟誓碑”,也就是碑,被用作石料砌在耕地堡坎中,正面与部分侧面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形状不规则,面积约一个多平方米。碑面风化脱落,裂纹较多,虽经六百多年日晒雨淋,字迹仍然清晰可辩。碑文皆为阴刻,顶端“日、月”二字对称,外围均有不规则的圆形装饰图向碑侧面延伸;正文为“万古叢林”四个字;落款是“永樂伍年正月盟誓”八个字。这就是自民国以来无数专家学者孜孜以求却又众说纷纭的贵州永樂“盟誓碑”。

001.png

观察“盟誓碑”后,查阅了一些与“盟誓碑”相关的历史资料,觉得奇怪,疑惑颇多。“盟誓碑”自诞生至民国前的五百多年的官方历史资料都未发现记载过,何人所为?碑形、碑文、图案又是什么含义?最有权威的研究是,1931 年时任民国息烽县县长桂诗成邀请曾任贵州省、云南省政府主席的黔籍国学大师任可澄前往西望山游览考察,之后兴奋断言,此碑应与当年建文帝隐匿西南有关。任可澄查阅贵州历史并考察了西望山人文脉络,认为这是当年建文帝与跟随其出逃的大臣聚集毗庐寺立誓的盟碑。但是,任可澄明确表示对碑文内容不能深解。近九十年来,又有不少专家学者相继到访考证,都认同任可澄老先生的观点,只是谁也没有充分证据,谜仍是一团迷雾。

经过反复研究“盟誓碑”形状、文字、图案等,仿佛找到了解读之法。

002.png

一、盟誓碑形正面解读

“盟誓碑”面制作时,局部曾经简单凿平过,大部分仍是毛石痕迹,很粗糙,给人以盟誓立碑仓促从速之感觉。仔细观察,碑额与其自然纹络共同构成酷似乌儿的鸟嘴与头部,人为的雕刻着两只错位畸形的眼睛,鸟儿好像趴下望着天上的太阳与月亮。另外,在碑文“林”字的左下方,雕刻着一只很小的鸟儿正面站立图案,鸟的形状与碑形相似,并且,在鸟的心脏位置刻了很深的一点,这是什么含义呢?碑额这一人为与自然结合的特殊现象,想到了汉字的起源。汉字是由象形图案逐渐演变而成,遵守这个造字原理,查阅了有关鸟儿趴下状态可能构成的文字,找到了“西”字的象形描述与碑面发现的内容判断基本一致。距离碑正面稍远一点审视,整个碑形酷似一个抽象的“西”字。“西”字造字原理与本意,象形字,根据小篆字形,上面是鸟的省写,下象鸟巢形,“西”是“栖”的本字,本义是鸟入巢息止。碑面雕刻着很小的鸟儿正面图案的发现,是对碑形似“西”字的正确判断与印证。碑面以“西”字形态出现,便又联想到了历史上明朝当时贵州宣慰使六十七世水西土司安的及其西望山中的“西”字,这个字既在官府又在山的名称中出现,也有动物巢中趴窝碑形及雕刻的鸟儿图案暗示,规定着他们之间有着本质的关系。根据资料记载,毗庐寺在明代前是水西土司安家祠堂,朱元璋灭元建明后,封贵州六十四世大土司陇赖霭翠为贵州宣慰使,并世代袭宣慰使之职。自六十七世土司安的后的一百八十多年,七十七世土司安国亨在位时,遵照母的意愿,将自家祠堂改建为寺院,并请当朝大学士张问达撰写碑文。祠堂是族人悼念先祖的场所,神圣肃穆,禁止外人擅自入内,何况是贵州宣慰使安的家的祠堂,没有特殊情况发生绝不会改祠为寺的。寺院是贡奉佛祖、圣贤及其僧人居住讲经传道场所,供教徒礼拜,祠堂改寺院说明安氏祖宗具有佛祖圣贤的胸怀保佑一切平安,种种迹象表明,这里曾经发生过极不平凡的事。试想想,什么人能进驻安家祠堂结盟立碑,没有主人同意行吗?说明他得到了安的土司鼎力支持与无私帮助,也说明结盟立碑的人自喻为一只乌,寓意在水西栖息,那么,这个借鸟喻己之人会是谁呢?

二、盟誓碑文图案解读

之前,相关专家学者对碑文、日月图,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大明国号和图腾的共同看法。但是,对碑形、相关图案可能未发现,也未曾有文字描述阐释。既然碑上的秘密无法客观定论,也说明不能用常规视觉判断,应该从追溯汉字形成演变结合当时的历史来解读。

(一)明朝第二任皇帝“朱允文”名字呈现

1.“朱”字的形成过程。碑文落款“永樂伍年正月盟誓”中“永”字的一横一竖特殊写法,如果这个“永”独立存在,可能很难准确识别,这一发现又引起了碑刻字体的深究。查阅了“永”字各种字体写法都没有找到类似笔划,便想到书写碑文的人刻意埋下伏笔暗示什么。因为,碑文字体笔划苍秀、如出魏晋人的判断是任可澄和桂诗成共同观点,两位先生既是民国政府官员、历史学家,又是有名的书法家,字体透露的书法功底毋庸置疑。而雕刻图案形象隐秘,碑形选择超出常态,导出了立碑盟誓者知识渊博、儒雅风趣、富于想象的思想素养。充分说明盟誓立碑之人,对碑的形式与内容经过缜密的思考后设定的,并非草率结盟立碑。另外,这个特殊的碑形、碑刻,谜底离开了碑体本身没有任何价值意义,会产生民间传说,缺乏证据支撑。再说,设计谜团之人确有道不出的苦衷,只能以物喻己,都希望破解谜底。顺着这样的思路,又研究分析了其他几个字的书写发现,如果将“永”字中写的类似“十”字、“樂”字中写的“木”字、“年”中写的上部“一提一撇一横”笔划按所在部位重新组合起来,就是一个“朱”字,而且,这些重新组成“朱”字的笔划有粗包细、深含浅吻合之感觉。这种隐藏“朱”姓字于它字笔划中的设计,是有意的或许是无意的巧合。

2.“允”字的隐藏。在陈述“允”字来源时,要说对碑上雕刻人形、人面头形两个图案的发现,否则,就不能全面解释“允”字的形成过程,证据乏力。因为,有了上述的发现与方法,就直接找证据来证明“允”字的存在。在碑面“永樂伍年正月盟誓”区域,可以看出雕刻着一个侧面站立、双手背着、目光平视的人。在碑面的右下方,又清晰的雕刻着人的面部头像,其脸部对于碑面偏向左侧,眼神向前斜视,眼线收得窄,像是无奈沮丧的面部表情。画面与结盟喜悦心情矛盾,这是什么内容的结盟仪式呢?细心察看,这个人头面像的头顶上有自然碑纹小块,应该不是发髻,又在暗示什么?查阅“允”字甲骨文及释义,甲骨文的“允”字,在人的头部位置加一圆点或圆圈指事符号,表示与头部的动作有关;造字本义,点头、许可,其意可以延伸,允承、允诺等。这个雕刻的人面头像与头顶上自然石纹构成的形象,是盟约人告诉大家“点头”之意的暗藏表达。人面头像雕刻与头上的自然石纹结合,又是雕刻的侧面站立的人的头部像在碑右下角的具体化,这三个图式共同构成了“允”字甲骨文所描述人体运作连贯完整的造字原理。它除了告诉盟誓时这个人的面部内心情感外,还说明了侧面站立的人与仅有面部头像的人就是一个人,寓意为这个人的“头”在这“点”,就是“点头”之意表达。其实,侧面站立的人像,与其头顶上方雕刻着“月”字的畸形眼睛,已经把甲骨文“允”字含义又诠释了。另外,碑文的落款年号,明确表达了结盟立碑之人“点头”认可朱棣为帝,这也是“允”字本意的另一反映。再看,雕刻侧面站立的人形图案,被“永樂伍年正月盟誓”八个字从头刻到脚,字刻在人像上,意味着被朱棣“清君侧”历史事件的国君在此,不过被皇帝朱棣年号遮盖住了,是朱允文“认可”朱棣自身失败的画面。这些隐藏“允”字本义存在的信息,是结盟立碑之人为破解碑秘多角度设计提醒。

3.“文”字在碑表面。一般的石料材质里都有还多还少固定不变的纹络。盟誓碑使用石材面部凸凹不平,虽然经过六百多年日照雨淋,风化严重,横竖裂纹较多,仍然透露出原始纹络信息。从横向裂纹看,这块碑石当时是顺着横向裂纹剥离开的,剥离后横向纹路痕迹仍然存在碑面,于是,碑面作局部简单凿平后雕刻了文字、人形等。碑石四周除顶端外仍是原石材样子,露出的部分仍然留有众多纹饰。“盟誓碑”附近散落着一对雕刻石兽,一只风化开裂破损剩下半边兽身,另一只外表风化脱落,兽形尤在,雕刻精湛,艺术水平高。但是,这一对怪兽什么都不象,也不是安氏家族的图腾兽,应该是多种动物特征的集合体,都是头向左或右偏后约抬头睁大眼睛朝天看,神色惶恐,时刻警觉担心有事将要发生的表情,也像是期盼老天爷保佑的样子,到底蕴含着什么意思呢?本人认为是朱允文及其逃亡者被朱棣追杀狼狈不堪的缩影,是近五年艰难历程佐证,也是水西土司安的庇护承担风险压力山大的真实写照。如果把碑与雕刻的动物怪兽联系起来想,他们都是恐慌、沮丧、无奈神态。按常理,制作碑的石材质里要求高,不会选择裂层多或者有纹路的,因为,加速风化,都会选择无裂纹的石材,何况当地有好石料不选用,说明用意明显,毛糙是碑要表达的符号。查阅了“文”字的象形造字原理,甲骨文此字象纹理纵横交错形,本意花纹、纹理;“纹”字物件的文理;纹理,物体固有的纹路、纹络。原来“纹络、纹路”中的“纹”字与“文”字相通,两个字的创意原本没有区别,这就是告诉人们“文”字就在毛糙碑的表面存在。另外,雕刻在石碑上的字称作碑文,要寻找的“文”字一直都也存在于碑面,不过这个“文”字证明的力度有点不够。

上述三个方面,从汉字构成笔画,从象形造字原理,从人的心里活动图案表现,从物体自然现象,即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某些特征解读出了“朱允文”的名字,也许是合理的推断,也许是巧合得很的解谜答案。

(二)碑文“萬古叢林”解读

在解读“萬古叢林”含义时,先讲碑上的另外几个发现:

1. 在“古”字右上边毗邻处,仔细观察,雕刻有简易龙头。龙头很小,龙头的形状需要与“古”字部分笔划结合才能完整显现,龙嘴、龙须、龙角、龙颈栩栩如生。龙颈后部分虽然碑面纹路风化脱落或被人用白色涂料涂抹,但整条龙的形状可以识别。可能有两种情况,确实雕刻有更简易的龙的后躯体部分,已经风化脱落;龙头后躯体部分是由自然石纹构成。寥寥几笔的龙头雕刻,如果不与构成龙的后躯体的自然纹路连接起来仔细端详,并发挥空间想象,难以发现是条龙的图案。这样的设计构思,一是让人不易看出龙形图案,暴露行踪,少些安全隐患;二是必须与“古”字结合才能构成龙的完整身躯,寓意深刻。

2. 碑文“叢”字写法,是人为的别字,又暗示什么呢?如何将这个字的上下部分分开后,便可以组成“盖取”二字。查阅《易经系辞下》“盖取”含义:黄帝、尧、舜依照衣裳各主要部位的名称设置使天下得到治理,取法乾、坤二卦。也就是分权,设立官位,治理天下。因此,“叢”的别字写法寓意,朱允文为巩固皇位采取的“削藩”策略不当,遭致被赶下台四处逃亡的困境,非常懊悔。

3. 碑额“日”字的个别笔划的写法,披露了撰写碑文人的书法特色,意在透出信息。查阅《明代皇帝书法欣赏》记载,建文帝书法仅有两块匾额存世,皆在“文革”中损毁。“万山第一”匾额仅剩一个“一”字。同时,附上了朱允文书写的另一块内容不完整的匾额图片。通过碑文与匾额图片上所书写的“日”字及其有关字体比较,本人认为出自朱允文之手。不过由于书写时间和情绪差异,为了自身安全给人以匆忙盟誓立碑之感,字体少了些笔锋,但笔划断续线依然存在,如“誓”字及其衍生字的书写。

在奴隶封建制王朝时期,物品上雕刻绣龙是皇家专利,是帝王象征,因此,这条龙是朱允文的化身。这条龙形图案的发现,再次证明了站立的人、人面头像都是朱允文自已。同时,“叢”字有意别字,导出了帝王的心境,是对朱允文名字成立、身份确定的有力证据补充。由此推断,碑上雕刻侧面站立的人、人面头像、龙、鸟,都是朱允文的自画相。龙头借“古”字构成图案,寓意为过去的皇帝朱允文,由此肯定,借鸟喻己之人是朱允文,碑形是朱允文所定,那么,碑文也是朱允文所写了,碑也是朱允文所立了。“盟誓碑”是朱允文永樂伍年正月的自我写照。

因此,碑刻“萬古叢林”的含义是,明朝惠文帝自永樂伍年正月发誓,逃亡中耳闻目染朱棣治国有方,四海归顺,无力再战,退出帝王之争,决心归隐水西林泉,出家成为佛祖的弟子,誓言日月可鉴。让追随者安心,让复仇者死心,让安的省心,让朝廷放心。

同时,还缔结了朱允文追随者与水西土司安的予以遣散安顿盟约,确保他们在水西管辖范围安定生活。这一点充分显示贵州宣慰使安的对朱允文的忠诚与庇护,永不言弃、永不背叛的君臣生死兄弟之情,永远站在朱允文的背后。

(三)盟誓碑“日月”二字解读

“盟誓碑”额右刻“日”字,左刻“月”字,两个字都用极不规则圆弧圈定,圆弧线又分别向碑的两侧面延伸,相关资料都认定两字为合起来是“明”字,圆弧认定为火焰,是明王朝的图腾。本人认为,碑形像一只在巢中休息的鸟,“日月”二字位于怪鸟头部,指鸟的双眼,寓意为朱允文的眼睛,同时,也指苍天。所以“日、月”二字的含义是,朱允文睁大双眼对天发誓,圆圈是指眼睛的瞳孔,誓言过瞳孔延伸进入脑海铭刻,日月可鉴。

(四) 盟誓碑“水西土司”四字来源解读

在对碑形正面解读中,已经肯定了碑面是一个“西”字的象形文字,这为系列事项判断奠定逻辑关系。从楷书“西”字看碑形,好像碑顶又少了一横,觉得不太形象。话又回到碑中“永”字写法上,如果将“永”字中一横去掉,剩余笔划就是一个标准的“水”字。去掉的这一横从空间角度放大与碑的比例后,置于碑顶,于是,变成了一个楷书书写的“西”字。因为,碑的神秘性需要发挥抽象思维去解答。既然西望山属于水西土司管辖,又是安家祠堂所在地,而且,碑上“永”字减少一横形成的“水”字与碑形增加一横形成空间抽象的“西”字,便组成了“水西”二字。据《息烽县志》中任可澄所撰写的《西望山毗庐寺访碑记》记载,“……,乃群趋碑所,则巨石枕垄畔中,……。”这里的“枕垄畔”指的是碑立于“土”硬上,原始形态,“土”字就在碑底下。碑文“永乐伍年正月盟誓”中的“誓”字下部“言”字的中间两横右端又多了“一捺”写法,这一发现究竟又是什么含义呢?查阅“两横一捺及下面一个口”形成的甲骨文,展现的是“司”字,书写碑文之人告诉人们“誓”字下部“言”中的部分笔划又构成了“司”。这些物证解读出了“水西土司”四字。而上述讲了“永”字去掉“一”横便是“水”字,这个“一”横的增减使“永”字与“水”字互相转换,这个“一”寓意水西土司首领,参加盟誓的人是贵州宣慰使安的。也再次说明盟约前后安的所做之事,是对明成祖及其直系子孙为帝的政治背叛,件件都是杀头灭九族之罪过,不能记载,更不能泄露,一切一切,只能心知肚明信守践行。由此看来,结盟之事及其后来发生的事在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历史中无记载,安的家普中查找不到可以理解了。

此外,这个“誓”字下部“言”字与“心”甲骨文字图案结合,又解读为“訫”字。“訫”字本意:诚实,行为忠于良善的心,言行跟内心思想一致,不虚伪。寓于安的善良,是朱允文托付终身之人,也是对安的人品的肯定。试想当时,唯有朱允文能评价安的,其他随逃大臣都没有资格。除此之外,在碑文“盟誓”二字的右边,雕刻了一个笔划深浅不一的“司”字,并且,在“司”字内又雕刻了甲骨文的“心”字,于“心”字上刻了很深的一点,这与毗邻雕刻的鸟儿图案位于心脏处刻了很深的一点对应,寓为誓词铭刻于朱允文和安的心中。

(五)“西望山”山名解读

西望山的“西”字,出自贵州宣慰府水西土司中的“西”字,寓意是其领地;“西”演变为“栖”字,寓意朱允文从此不问江山社稷之事,向鸟儿一样,彻底归隐西望山为主的水西辖区的寺院丛林中;西望山的“望”字,除了寓意盟约立碑给大家带来美好愿景外,还指外出流亡站在高处遥望家乡,寓意朱允文逃难在外对家乡及亲人的无限思念;西望山的“山”字,寓意为灵气,保佑大家。毗庐寺位置坐西向东,海拔低,向东的视线被西望山山脉阻挡,于是,朱允文与安的产生了开发西望山主山脉的念头。让朱允文站在山的高处,看到位于遥远东方的家乡,以解乡愁。西望山原名翠淑岭,虽然,山名由民国时期县长桂诗成所题雕刻,但是,山名更改称呼应该是朱允文及其大臣与安的结盟后。

003.png

三、疑点分析

上述的一些观点,存在证据未列举,提前作了肯定与推理,有逻辑问题,是因为预判了结果,现作些补充。

(一)为什么贵州宣慰使安的要庇护支持朱允文呢?六百多年前的西望山麓是深山老林、古木参天、人迹罕至的世外桃园,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安的把朱允文及其逃出大臣隐藏在自家祠堂,并且,暗中支持朱允文招兵买马,以图有朝一日东山在起。那么,面对朱棣马不停蹄地追杀,安的为何要救被赶下台流氓的朱允文并与其结盟呢?试想一下,如果这个结盟的不是朱允文一行,又会是谁呢?什么人有资格与安的结盟,莫非安的秘谋造反,按照安氏千年土司政权生存哲学,这种假设不太可能。因为,安的王位与权力未受到任何外来威胁,由此判断,当时的历史背景只有朱允文有资格与安的结盟,别无他人,也说明安的送佛送到西的信心与决心。另外,其他形式的结盟内容一般都会迅速公开,谋求应有效果,唯有帝王之争造成的政治性结盟必须隐晦。因此,结盟是政治策划,是朱允文对之前人生的总结,未来的交代与解脱,是皇帝敢于承认失败并对历史的含蓄回答,符合他的个性。那么,安的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救护建文帝呢?一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继续实行前朝的土司政策,土司政权得以延续;二是朱元璋派驻贵州都督制造事端,要想灭掉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奢香夫人篡权,被皇帝朱元璋及时制止,其政权得以巩固;三是朱允文是朱元璋钦定的皇帝,推行儒道法治国策略,是个仁德皇帝,安的十分敬佩;四是安的母亲奢香夫人在维护民族团结,国家统一,支持中央政权,促进贵州发展得到皇帝朱元璋的肯定与赏赐,为了感谢龙恩;五是安的成年后被奢香夫人送到京城国子监学习,朱元璋亲自关心过问,学成后除了赐姓取名外,还赐从三品官服并世袭,有恩于安的;六是收留朱允文时国家形势不太明朗,一旦复位安的功不可没;七是朱棣谋权篡位,属乱臣贼子,不具备合法性。

(二)据资料记载,“盟誓碑”是外来南京人与当地土著龙家人互不侵犯合并姓氏的盟誓立碑说法,这与当时水西土司政权空前强盛及其奴隶封建制社会互相矛盾。在其管辖范围和自家祠堂发生的事,自己不知晓,好像一切都与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安的无关,也没有考虑朝廷的感受,极不符合历史事实,有损毁水西土司政权和朝廷权威。因此,南京人与当地龙家人的结盟是假象,真正的盟誓立碑人是朱允文及其出逃大臣与贵州宣慰使安的结兄弟之盟。当然,遣散安置过程中,发生利益冲突的矛盾不可避免,要有措施化解。

(三)为什么大学士张问达要亲临西望山撰写碑文?大学士张问达,明神宗万历皇帝翊钧心腹大臣,朝廷要员。自永樂伍年正月盟誓立碑后约一百九十年,存放于鹿窝三友小学残碑记载,七十七水西土司、贵州宣慰使安国亨遵照母亲的意愿,将自家祠堂改建为寺院,还修建了报恩寺,之后安国亨请大学士张问达撰写了毗庐寺、报恩夺碑文。据资料记载,公元1562年安国亨袭其叔祖安万铨职,任贵州宣慰使。1570年至1580年安氏部族同室操戈,互相仇杀近十年,后来被新任贵州巡抚阮文忠与御史郑国士调大军征讨,安国亨太罪请降,仇杀始告平息。安国亨因擅兵仇杀被革官带,明神宗万历九年,即1581年复官。他注意发展农业生产,组织百姓开垦,对贫穷都给予耕牛农具接济,又不断参与平乱立功,做到“境内大治,人民安业”得“飞鱼服”赏赐。又据资料记载,公元1572年,明神宗万历帝朱翊钧即位后,曾下诏为被杀的建文朝大臣建祠庙祭祀,并颁布《苗裔恤录》,平反了一桩明王朝历史上最大的集体冤案,为“靖难”中为建文帝尽忠而惨死的诸臣建庙祭祀,并对他们的后裔给予抚恤,恢复被朱棣夺的建文年号,追谥建文为惠宗,承认建文是合法皇帝。再据《公元1584年历史大事件》即甲申明万历十二年二月记载,1.释建文诸臣外亲谪戍者后裔,诏自齐泰、黄子澄外,其坐方孝孺等连及者,俱免之。于是得还乡者三千余人。如果把恢复建文帝年号、祠堂改寺院、新建报恩寺、万历年历史大事件、大学士张问达撰写碑文与发生在约一百九十年前的永樂伍年盟誓碑之事联系起来,它们不是个案,有如此推断:“清君侧”事件已经平反,安国亨为了要回被革官职或减轻处罚,私下把祖宗庇护朱允文结盟立碑的事向皇帝朱翊钧秘奏,说不定奉上了朱允文遗物证据,皇帝念安家祖上有功德,不计前嫌,恢复了安国亨贵州宣慰使之职。安国亨将祠堂改建为毗庐寺,修建报恩寺,为落实皇帝《苗裔恤录》圣义,前后用了约十年时间,说明用心良苦,值得深究其中懊秘。也再次证明朱允文曾经庇护于祠堂,“盟誓碑”是朱允文所为,毗庐即庇护之意。寺院落成后,皇帝又指派大学士亲临现场撰写碑文,实则是代替皇帝前来凭吊建文帝,私下认可安家为朱允文所做的一切。如果大学士张问达撰写碑文不是上述原因,身为三品官的安国亨又怎么会请得到皇帝的亲信大臣呢?何况山高路远,只能说明安国亨面子本事大。但是,如此假设不成立。虽然,朱允文与安的“盟誓碑”之事被皇帝朱翊钧从道义上认可,但是,事情仍然继续保密,不得公开。因为,“盟誓碑”之事,从历史上帝王更迭的国法来讲,安家祖先是对当时皇帝的大逆不忠,犯了背叛朱棣一脉子孙帝王的死罪。结盟庇护之事对于皇帝与安国亨来说,要一直隐瞒下去,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这些问题说明“盟誓碑”之事在安家仅限于少数核心成员知晓并代代口传。自盟誓立碑约一百九十年来,水西土司安氏遇到任何风险都能平安度过,是祖宗的恩德、朱允文在天之灵的庇护、佛祖的保佑的结果,也说明安氏知道朱允文归宿。同时,安国亨复职后更加勤政爱民,地方发展取得了突出政绩,获皇帝朱诩钧赏赐“飞鱼服”以示勉励。安国亨修建报恩寺,寓意既报当今皇帝朱翊钧关爱之恩,又报万古皇帝朱允文庇护之恩。因此,安家祠堂改毗庐寺与新建报恩寺,所贡佛像是建文帝化身。那么,这一线索提示,围绕张问达和安国亨在水西的历史足迹,特别是西望山的痕迹,有可能寻找到朱允文归宿,位于三友小学的残碑价值不可估量。时间定格在1664年清康熙三年,水西宣慰使安坤与乌撒土官安重圣等联合反清,历经年余,被吴三桂平判。1655年吴三桂奏请改土归流,结束水西土司政权的世袭统治。虽然安家土司封号仍然世袭至八十五世安胜祖,却无权无势,早已名存实亡,走向了败落,西望山寺院由此开始衰亡。原因是,西望山的和尚武装力量为水西安家与吴三桂打仗死了、跑了,安家失去了权力致使财力困难,香客的灯油钱无法保障庞大寺院群体运转,招不来和尚,寺院无人管理,禅房空了直至垮塌。西望山遗址文化痕迹,再次证明西望山的寺庙不是普通的民间寺庙,而是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安氏的私人寺庙,是神秘的地下武装训练基地,是为朱允文修建的秘密行宫堡垒,它鉴证了朱允文后半生及其安家明朝期间的历史辉煌。

四、明朝永乐年开发建设西望山作用解读

其实,坐落于黔中腹地息烽境内的西望山,山不高,却山脉连锦,毗邻乌江,丛林茂盛,水源丰富,处处彰显灵气,在水西府是最美的山峰。山脚下绝大部分地区是土地肥沃的沟谷与小盆地,整个山脉构成的区域都是风水宝。据资料记载,水西安氏土司始于汉后主建兴三年,即公元225年,终于清康熙三十七年,从一世济济到八十五世安胜祖,历时长达1474年。在朝代更替中,顺应历史,与时俱进,趋利避害,从善如流,是它自全之策,安身之道,在奴隶封建社会,游走于朝廷与土司之间。水西在奢香夫人主政时期,年贡方物与马匹,地方四千里,胜兵四十八万,势力空前。奢香夫人死后,其子安的承袭贵州宣慰使,又把水西的经济社会发展向前推进,积累了雄厚的财力、人力、技术。

西望山范围面积约九十四平方公里,布局了八大寺八小寺,每个大寺院都有上中下殿规模不等的建筑群。有沿山布局,有沿路布局,有大寺前面有小寺,他们互为犄角,相互牵制,就象一个重要军事设施格局,这种寺院林立布局特殊的佛教场所极其少见。

结盟立誓后,虽然忠臣良将散去,朱允文已经出家,但是,朝廷的寻找与追杀丝毫未停止,朱棣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刺到朱允文和安的身上,朱允文出于安全考虑,安的又不便于动用地方武装力量,便着眼于长远打算。为了保证两人的安全,维护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政权,朱允文与安的商定,决定开发建设西望山麓。以寺院之名建行宫据点,以僧人之名组建地下神秘武装组织,这支神秘地下力量遍及水西领域,既保护朱允文的安全,又保护安的水西政权。有了水西土司政权强大的人力、财力、技术提供保障,西望山的大规模寺院建设陆续展开,同时,也带来了佛教文化的空前繁荣。也说明盟约之人坚守承诺,未泄密,既保证了自身安全与水西政权,又维护了一方平安。

为什么西望山一些寺院遗址雕刻石兽形态风格相似?书画政治生活色彩浓厚呢?说明寺院规划设计建设一脉相承。除了西望山毗庐寺遗址的动物雕刻,既沧桑又神秘外,报恩寺、瞿昙寺、华严寺、凤池寺门前都有造型奇特的怪兽雕刻,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睁大眼睛抬头朝天看。这些怪兽除了雕刻较为粗犷、艺术魅力十足外,体形也有差异。毗庐寺的最大,凤池寺门前的较小,报恩寺门前的次之,瞿昙寺门前更小了;从雕刻怪兽的表情看,毗庐寺的恐惧,脚踩绣球,凤池寺的欢悦,其他如上所述。西望山沿途,景点绝佳处,都修建了亭子,一些寺院还修建了戏台,僧人们像是过得悠闲自在的样子。华严寺有石刻:“大江东去,淘尽千古英雄,叹当年鹫岭涅槃,侣属慈心高远,白马西来,别却一天日月,令后世虫离坳,稽首俱生福慧真诠。”的词句,其中的“白马”二字认为非佛教传来之意,有可能指的永樂伍年歃血为盟以来的感受,说明他是盟誓的在场人。另外,寺院遗址的石基、石蹬、护栏等除了刻有花草人物外,也刻有龙、宫廷、战争场面等,雕塑精湛,艺术水平高,这些凡尘之事在佛门静地是不允许的,却恰恰证明西望山寺院是帝王寺院。因此,朱允文在世时西望山所建造寺院的种种特征,揭示其心里历程,说明规划设计出自他之首,也说明他是凡心未净的出家人,也影响之后的安氏建寺文化。

五、建议

若“盟誓碑”解读的历史文化成立,证明了明朝皇帝朱允文六百多年前外逃说假设的正确性,这一历史大案的真相也告白于天下,“盟誓碑”及其相关寺院是他在西望山留下的文化遗产,为此建议:

一是组织专家学者对“盟誓碑”解读结果进行考证。

二是“盟誓碑”与“怪兽”等都是解读西望山人文历史的钥匙,应尽快将碑、怪兽移至安全处,清理后作深入细致研究,或许会有新发现,新证据。待这些工作完成了做好文物保护,将碑、怪兽永久立于原址。

三是成立西望山文化普查机构,专题开展文物普查保护工作,为开发与现场发掘,寻找朱允文踪迹和贵州宣慰使安的私人寺庙、政府地下武装组织获取新证据,向深度与广度挖掘历史文化。

四是组织专家学者研究朱允文在西望山活动、外出云游、后代以及最后归属问题,给历史一个完整的交代。更重要的是把朱允文与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安氏文化紧密结合起来,真正构成西望山“人文景观大品牌”。同时,做好文物升级上报工作,为部分寺院恢复,发展旅游促进发展奠定基础。

附件:1、西望山毗庐寺“盟誓碑”图片;

2、西望山毗庐寺“怪兽”图片;

3、朱允文“书法”图片。

二0一八年九月二十日

参阅资料:

1、《息烽县志》;

2、《息烽文史资料》;

3、《明史》 ;

4、《贵州通志》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抗战 息烽 学生 寒假 工作团 工作 活动 始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SS订阅|网站地图|网站帮助|网站声明

主管单位:息烽县人民政府 0851-87721549 主办单位:息烽县新闻中心 0851-87723132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文化西路25号

息烽县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黔ICP备10201081号-1 公安备案号 52012202006106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52012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