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息烽 » 人文风情 » 笔墨息烽

[诗歌]在山那边(散文诗两章)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一种翱翔

那夜的风真的很大,听不到临近的脚步声和敲门声。

事情原本很简单,我触摸到被石化千年的传说,穿越河水的底色,让时光成为一根绷紧的琴弦。

想象自己是一尾来回游动的鱼,始终存活在你眺望的视线中,每一游动漾起的涟漪,都是淳朴的微笑。

许是憨厚的性格,注定会有一种浪漫来自你干裂的泥土,一如岁月的红唇,总在温柔中泛起金色的年华。

村庄之外的故事,无法洗涤阳光的温馨,草地上的牛羊就开始咀嚼出了乡愁的涵义。

余晖中父亲的身影,模糊了冬日的影子,有谁还在孤独的码头,翻动锈蚀的阵痛往事。

剩下的那段里程,究竟还有多长?没有人告诉我,前世放下的罪孽,却让收到如此的报应。

其实,距离也是一种高度,承载的不仅是心与心的相伴,更多的是一种翱翔。

眼中的泪花

秋风乍起的时候,那首熟悉的歌谣,依旧在河畔流行,只是没有人在,一段鲜花的凋零。

金色的音符历历在目,躲过风雨肆虐后的收成,依旧洋溢在父亲的脸庞,饱满得让我如同抚摸父亲沟沟壑壑的皱纹。

伫立在田埂上的草垛,一遍遍刺痛我最初的判断,我想起老牛的反刍,以哑剧的形式,表达内心的忧伤和感恩。

大江东去,分明有昔日的金戈铁马缭绕。寻找不到曾经的英雄,一腔豪情便在路边安息。

当孤帆远影,成为一种深深的寄托,我骤然响起,脑海中酝酿很久婴儿的啼哭。

总感觉有一种语言,与生俱来。在远方抑或山的那边,那是灵魂的撞击,打乱了炊烟的纷纷扬扬。

这些日子,诗句散落一地,我无法串起故乡的沉醉与深邃。眼眸中噙着的泪花,分明已淋湿最初的梦。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七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SS订阅|网站地图|网站帮助|网站声明

主管单位:息烽县人民政府 0851-87721549 主办单位:息烽县新闻中心 0851-87723132   地址:贵州省息烽县文化西路25号

息烽县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黔ICP备10201081号-1 公安备案号 52012202006106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5201220001